【返回再生网】
  • 前段时间因为拍戏的事情遇到刘德华,他也表示有看搜狐博客的文章,看来内地的网络博客确实在逐步吸引着两岸三地的关注! 其实有些人也许不知道:自从一九九五年起,刘德华就在港台地区担任了五个大使:消防大使!反毒大使!骨髓捐赠基金大使!海洋公园鲸豚保护基金名誉大使!生活教育中心亲善大使!刘德华常以公益活动的大使为社会付出爱心,促进港台人文素质的提高。 华仔自己也说过:如有任

  • 记得有一段时间心情有些低落,因为被师父批过几次。心里很委屈:自己一直很努力,为什么师父还批自己?而且都是当着众人的面,一点情面都不留。 经受过一段时间的内心挣扎,后来慢慢想明白了,心情忽然好了很多。想起小时候的场景。父母唯有在真切地关心自己的孩子时,才能下狠心又是打,又是骂。对父母 来说,除了希望孩子成长之外,其它的一无所求。想到了这个经历,意识到师父是把自己看成

  • 一直以为幸福和自己的生活质量有关,以为幸福来自物质条件的改善和生活品味的提升。 因为家里条件还算比较好,先生的事业也比较成功,认为经常和三五好友一起逛街、品咖啡、去高档餐厅吃美食、把孩子送入名校上学、开着名车、住两百多平米的大房、假期全家人出去旅行,就是幸福。我也一直以为自己很幸福。 然而,优越生活造就了我很多不良串习,比如:好面子、爱表现、嫉妒心重、清高、喜欢

  • 学佛这两年的收获,感悟太多了,实在不知道从何说起。于是梳理一下思路,先从两年前自己的状态说起。 那个时候,我的生活表面看来一切都很顺利:学习优秀,工作顺利,身体也还算健康,家庭没有重大矛盾。但是,我一点也不快乐。那时的我,在不了解我的人眼里,非常严肃,常板着脸,很难接近。我的思想很负面,一方面总是看到他人的不好,在心里挑剔别人;另一方面又很在乎别人的眼光,还怕别

  • 为中国公益明星羽毛球队的啦啦队长,任静、付笛生夫妇把采访安排在东四环的吉诺羽毛球馆。此时,距离北京市入冬的第一场雪刚刚过去了两天,偌大的场地里依旧寒气逼人。就在当天上午,北京警方对外宣布了法医鉴定结果,证实歌手陈琳为自杀身亡。这对恩爱夫妻的采访,就是在对陈琳的一声叹息中开始的。 “她太傻了。”任静语调低沉,“我们是很要好的朋友,8月份的时候我们还在央视一起录晚会

  • 妈妈问女孩:“宝贝,今天老师在学校表扬你了吗?表扬了几次啊?一次表扬能得到1毛钱奖励。”小女孩想得到更多的零花钱,于是斗胆谎报:“妈妈,老师表扬了我八次。”本想着妈妈一定会质疑这个数字,自己会露馅,没想到妈妈非常激动,不住地赞美孩子,还立即兑现了奖励。从此,小女孩就一心一意地好好学习,门门考第一,一个学霸诞生了。 到了除夕,女孩说:“妈妈,今晚,我能跟你睡在一起吗

  • 我对死亡一直没有什么感觉,总觉得死亡都是别人家的事,我似乎可以不死。今天特别想写这篇文章是因为我的叔叔往生了,他54岁!接到我妈的电话时,我妈说,昨天还好好的,干了一天的活,早晨起来也很好,突然间晕倒就送往医院,还没到医院就走了,就这样抬回家了,太快了!任何人都来不及准备。 我叔叔的儿子和我一样的年纪,不到30岁,大学毕业3年。我从小和堂哥一起念书,一起长大,直 到高三

  • 午休后想要起床,可是又不想起来。脑中突然冒出一个念头:“我这样修行真的能解脱吗?”这个念头如此清晰和真切,令我不得不面对。 自从成为辅导员,半年多来,我的时间分配明显很紧张。每周需要学习自己班级的修学内容、带班的修学内容,每月还需要学习布萨相关的导师开示,而这些修学的内容都要至少3遍,并且整理出笔记。同时,还要承担书院固定的义工工作。除了修学、义工,家中两个孩子也

  • 人生不过两样东西——拥有与追寻。愚痴的我苦苦追寻着未得到的,却不知在追寻的过程中已失去了拥有。 我一直在追寻着,希望有位善知识。殊不知身边的道友等都是我的善知识,都是我学习的好榜样,都是指引我前进菩提之路的航灯。孔子云:“三人行,必有我师焉,择其善者而从之,其不善者而改之。”汝若行故,何愁无师?何忧无成?又去追什么?寻什么? 在某天某晚某同学桌上如是写道:有位居士

  • “生命盛开在我们目光所及的每一个角落,使世界充满勃勃的生机。”《生命的回归》这一课,如同一幅美丽的画卷,随着导师的第一句话徐徐展开。 关于生命、存在的思考,可以追溯到小时候。记得那时,我常在夏夜纳凉时仰望星空,藏青色的夜幕中明月皎皎,繁星点点,总会去找哪颗最亮、哪颗最大。后来才知道肉眼所见的不一定真实。大学时代,走在成荫的绿树下,仰望粗得一人抱不过来的法国梧桐,

友情链接: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[澳门威尼斯人官网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