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返回再生网】
游本昌:大家说我演活了济公,其实是济公度化了我
  收藏

不是拿根木棒就叫孙悟空,
不是拿把破扇就叫济公,
经典就是永恒,
翻拍再多遍也撼动不了心里的位置。
 
“鞋儿破,帽儿破,身上的袈裟破;你笑我,他笑我,一把扇儿破。南无阿弥陀佛,南无阿弥陀佛……”
 
当这首流传海内外,老少皆会哼唱的《济公》主题曲响起时,那个鞋破帽破、疯疯癫癫的济公活佛便会活脱脱地出现在人们的脑海中。
 
 
 
电视剧里这个拿着一把破扇子和一个葫芦酒壶,“非俗非僧,非凡非仙”、嬉笑怒骂、狂放不羁的济公和尚扮演者名叫游本昌。
 
 
 
85版《济公》中济公扮演者老艺术家游本昌在《最后之胜利》这部话剧的采访中说道:“生命的价值和意义就是要活到老学到老,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,这样才能不虚此生,作为一名演员,能够在舞台上继续演出很欣慰,如果生命终止在舞台上,那也是一种幸福。”
 
而在80年代成功塑造了这一经典角色的游本昌说:“我与济公的关系不是简单的演员和角色的关系,我贴近了济公,而济公度化了我,他让我领悟了人生的真谛:济世为公,快乐融融。”
 
 
 
受家庭影响,从小皈依佛门
 
他被人誉为“活济公”,脱下那身破袈裟,他依然有着一颗佛道之心。
 
而不为人所知的是,游本昌早在幼年就皈依佛门。
 
1933年9月生于江苏泰州的游本昌,是姊弟六人中惟一的男孩,父母都是笃信佛教的居士。
 
已近八十高龄的他,忆起儿时,印象最深的是跟着父母到寺里去放焰口。看到身披袈裟的法师和庄严的庙宇,他激动的差点叫了出来。
 
刚出生时,就有人说这孩子不好养活,活不过十三岁,只有皈依佛门才能闯过这一劫。
 
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,刚满六岁时,妈妈就把他送到上海法藏寺,拜兴慈法师为师,皈依佛教,法号乘培。
 
10岁又跟受菩萨戒的父亲在南京普照寺听昙钵法师讲经,大人听经,他在一旁悄悄也盘上腿,微闭眼,跟着嘟囔。
 
当应慈法师、来果法师讲《华严经》时,他就能听懂一句半句了。
 
 
 
表演优异,被选中演绎“济公”
 
1956年,游本昌以全五分(每门功课都是满分)的成绩从上海戏剧学院毕业,分配到中央实验话剧院当话剧演员。
 
1980年,他在话剧《一仆二主》中,凭借“仆人”这一角色,获得了文化部授予的表演一等奖。
 
1982年,一批外国哑剧大师来到中国。次年,爱好哑剧的游本昌搞了一台自己的哑剧晚会,票一开售,一个半小时内全部卖完,原定3场的演出增加到11场。
 
轰动一时的游本昌由此进入了正在筹拍《济公》的上海电视台的视野。
 
三十年间认认真真塑造79个“小人物”后,游本昌终于迎来了“大人物”,经典的济公形象诞生了。
 
 
 
自己设计角色,专门去寺庙请教
 
游本昌老师在饰演济公时,从来都不需化妆,帽子和衣服做旧都是他自己设计的,而那把扇子也是他自备的。由于他是喜剧演员出身的,所以对人物刻画部分比较注重。
 
扮演济公成名并没有给游本昌带来什么经济利益,当时的片酬只有每集120元钱,最后一集制片方觉得她实在应该嘉奖,给了150元。但是,这个角色却在精神上给了他很大的提升。
 
演济公时,他已经52岁,虽然到了“知天命”的年纪,但“天命”到底是什么,他还是如大家一样困惑。
 
 
 
遇上“济公”是他的缘分,因为从济公身上,他得到了人生中最大的启示:“谁都想过不烦恼的生活,那就得向济公学学。什么叫乐观?乐观就是心随时随地都是开朗自在的,没有什么放心不下的事。”
 
拍《济公》前,他专门跑到寺院里求教。最大的感触就是明白了什么是有觉悟的人、有智慧的人。“济公”为什么不叫“济私”呢,公和私就是觉悟和不觉悟的分水岭。天天为自己的私事而计较,并不是有智慧的人。
 
而先前也有传出游本昌出演济公之后出家的新闻,助理曾回应,“其实当年他出家,就是为了演这部戏,而去接近出家人的感觉,所以他短期出家。”
 
红遍全国,影响深入人心
 
当年拍完《济公》后所谓红遍全国,剧集播出时万人空巷,其中游本昌那诙谐幽默、妙趣横生、惟妙惟肖的表演仿佛就是济公的化身,把济公演绎的活灵活现。据说当年播出时,国家的犯罪率也大大降低。
 
1987年,上海电影明星艺术团访问新加坡,当时在一个华侨宴会上,一个老华侨对我说,“游先生我们特别感谢你。我们的下一代都是英文教育长大的,看了你演的济公,才知道我们中国有这么优秀的文化遗产,这么好的戏。
 
通过电视剧,他们开始注重了亲情,孝义,做善事,中国传统美德对他们开始有了影响。”
 
 
 
女儿改编剧本,演绎弘一大师
 
2009年,游本昌得到机缘塑造弘一大师的舞台形象,他说自己感到受宠若惊,一演五年,一直演到80岁。
 
从济公到弘一,时隔二十多年,他对人生、对佛学、对人物,有了更深的理解和感悟。
 
大家都知道,弘一大师是我国近代新文化运动启蒙时期的卓越艺术家和爱国高僧,他为中华文化的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,一个多世纪以来备受人们的敬仰和怀念。
 
 
 
弘一大师的成就,已非“文化名人”或“律宗中兴之祖”的称谓所能涵盖,而是我们民族精神和文化传统的一面旗帜。
 
《最后之胜利》剧本由游本昌的女儿游思涵亲自改编,取自弘一大师于抗日战争初期1938年亲手书写的一幅题字,是大师对抗战胜利的预言,而该剧则选自弘一大师63年人生长河中的最后一曲动人乐章,是曲终人逝之后的无尽挽歌。
 
 
 
游本昌认为,相隔600年的两位大师,济公在虎跑圆寂,弘一在虎跑出家,济公李修缘,弘公李叔同,弘济同源,一心为公,形态不同,心是一个佛心。
 
虔诚向佛的游本昌一路走来秉持着“续佛慧命,发菩提心”的理念,用艺术来弘扬佛教,用并佛法来熏习自己的内心,让心灵更为富足。
 
他坚信心是万能,只要心有愿力,努力发愿,必能得到诸佛菩萨庇佑,所有事情也会顺利完成。
 
我们也希望所有人都能向游老学习,用自己的力量来弘扬佛教,发菩提心……

友情链接: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[澳门威尼斯人官网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