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返回再生网】
《一诚老和尚书法集》出版
来源:同道堂文化
作者:妙清
收藏:

《一诚老和尚书法集》
 
出版缘起
 
       我国佛教领袖、原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一诚老和尚,一生爱国爱教,以弘法利生为己任,海内外声誉极高,深受教内外尊崇。
 
       禅墨一法,历代高标独立,是度世的指针,是修道人心灵的寄托,是迥异于世间范式的“心画”。一诚长老修道之余,勤染翰墨,其书法天真纯朴,空灵烂漫,为当代禅墨之代表。
 
       由湖南长沙洗心禅寺统筹、中华禅墨研究会编选的这本《一诚老和尚书法集》八开巨册,跋山涉水收集、拍摄长老珍贵墨宝资料,历时五载,终于在2018年12月长老圆寂一周年前夕由西泠印社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。
 
       本书由杭州同道堂文化全案设计,进口纸张精印精装,诚为佛教文化类书籍中的翘楚。
 
       2018年12月8日在湖南长沙洗心禅寺举办《一诚老和尚书法集》首发式。
 
 
一诚老和尚
 
       一诚长老,当代禅门泰斗,曾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、中国佛教协会名誉会长。
 
       俗姓周,名云生,1927年2月2日出生于湖南望城。1949年6月8日于湖南长沙洗心禅寺礼上明下心大师剃度出家,法号一诚,字悟圆。
 
       1956年冬由虚云老和尚亲任得戒和尚,受具足戒。1957年,在虚云长老的主持下,得沩仰、临济法脉。1985年,荣膺真如禅寺方丈,重兴祖庭。
 
       一诚长老历任江西省佛教协会会长、江西省政协副主席、中国佛教协会会长、中国佛学院院长、全国政协常委、中华禅墨研究会荣誉会长等职。
 
       2017年12月21日凌晨1时36分,一代宗教领袖一诚长老在江西九江云居山真如禅寺安详示寂,世寿91岁,僧腊68年,戒腊61夏。
 
       一诚长老爱国爱教,以弘法利众为己任,实践着苦行头陀之志向,海内外声誉极高,深受教内外尊重。
 
       一诚长老书法天真纯朴,高格独具,为当代禅书之代表。
 
 
春风化雨
 
序三
 
       一诚长老是我的传法授业恩师,我自1999年开始在江西靖安宝峰禅寺亲侍长老,2002年长老委派我修复洗心禅寺。至2017年长老示寂,随从长老座下参学十八余年。在长老圆寂一周年之际,结集出版长老书法作品集,是我们众弟子对师恩的无限感怀。今为长老书法集作序,内心是既欢喜又惶恐 ,欢喜的是大众可以一睹长老各时期的代表作品 ,见字如见人,师父的菩提身、明镜心如在眼前,无瞋无喜,无是无非,清心致远;惶恐的是我做的还很不够,还应该做得更好。
 
       师父常说:平常心是道。跟随师父的十八个春秋,他总是示现平常。他的一生极为不凡,却又让我们感受到他的平凡朴实。师父夙世佛缘,青年出家,千般磨难,初心不改,重兴祖庭,护国利民。他不辞劳苦,先后修复云居山真如禅寺、靖安宝峰禅寺、望城洗心禅寺等祖庭;他以戒为师,亲身示范,将丛林规矩继起传承,亲传戒子数千人;他绍隆佛种,培育后学,将虚公亲传的临济、沩仰两支法脉发扬光大,灯灯相续,续佛慧命;他慈悲济世,以大悲心济施大众,以大慈心力促世界和平。亲近过师父的人都会觉得师父极为朴实亲切,言语不多,却对身边人照顾得无微不至,但凡能自己做的事情,总是亲力亲为,任劳任怨。他是一位敦厚的长者,无尽地慈爱和关怀着每一个人,即便是担任中佛协会长后,事务非常繁忙,也尽可能满足大众亲近的愿望。跟在师父身边久了,就会觉得师父是细微处见功夫,平凡中见真情,心量广大,平等慈悲,无住无相。
 
       师父没有读过多少书,也没有系统学习过书法,但他的字平和中正,细细品读,就如他的法名“一诚”二字,“一”是自始至终,“诚”是真实自然。重温师父的字,谆谆教导犹在耳边,音容笑貌如在眼前,与师父一起生活的场景历历在目。长老已去,作为弟子的我们,唯有直下承担,以心印心,将师父留给我们的精神财富传承下去,方能报师恩于万一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悟圣
 
 
无俗念
 
读一诚长老的书法
 
       我喜欢一诚长老的书法。一诚长老的字,纯洁透明。
 
       出家人写字,往往没有合理的方法练字,技术方面大多是不过关的,写的无非是清净和趣味。更高级点的,写出一定的境界。因为基本功的不可靠,所以要突破,会障碍重重。
 
       一老的字,线条温润中实,极近篆隶的线条,中锋用笔的妙用,撇捺功夫又特别好,法度森严却又一任自然。他的字,因为有非常好的唐楷功夫,绵里藏针,起收自如。线不粗,却起笔含藏。再细,也是藏锋直入,不会出现圭角和尖锐。
 
       老一辈修道人中的禅墨中,像一老这样的技术纯度,是罕见的。
 
       一老长期写颜楷,锥画沙,屋漏痕,地地道道的。颜楷写的很温和,由温和而至柔软。字形散开了,神采便呼之而出。
 
       他的字,几乎把书法中的矛盾都集中在了一处,却又轻松避让和解决了。字形的烂漫,结构的无住,又把这种技术的纯度高明地掩盖了起来,很不易觉察。
 
       于是觉得看一老的字,要安静的,平等地去体会他的心。体会这颗柔软的心,才能体会这同样柔软的字。
 
       “从来多古意,可以赋新诗。”一老写字一直很朴实,暮年之前的字,都是规规矩矩的。几乎都是在写正体字,从来未见楷体之外的字体,却把楷书写的如此空灵、烂漫而轻松。本地风光,直来直去中没有一丝牵挂。楷书由此而脱胎换骨,写到了极致。
 
       一诚长老的字,我觉得可以分为四个阶段:
 
一、云居山山居时期
 
       守一不移,以写字为写字。本分功夫,日久功深。代表作如《大地回春》、《起七偈》。
 
二、担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期间
 
       那时的字,出现了领袖气概。守正不阿,凛然中守着中正和气。楷法分明,落笔舒展而内敛,有像王行处的威仪和庄严,如《一苇学处》《本朴书院》《心经》《吉祥经》也是这一时期的力作,满盘珠玉,晶莹剔透,全文这么多字,在一张纸上,如此和谐。
 
三、初任名誉会长时期
 
       这一时期的字,线的微颤起伏,如老蚕佗佗。朗朗乾坤,在笔端微微波动中堂堂直露。这个阶段的字,已经解脱了字型的束缚,姿态生动,线条的跨度非常大,也更加绵密含蓄。朴茂自然,得之天趣,如儿童字。从学术意义上,这个阶段的墨迹最为宝贵,创造了楷法新体。“定字动写”,创造了极高的审美境界。代表作如《春风化雨》《立禅院》《云归处》《闲看秋水心无事 坐对长松气自豪》对联等。《立禅院》的“院”字的右侧部分,如正在挣脱束缚的顽皮孩童,甚至,可以听见这孩童呼喊的声音。
 
       一老的字,由于身体和精力的衰退,有过一个失控和可控之间的阶段,雄心散漫,异常的美丽。
 
       历史上,艺术大家有大成就的,往往会在垂暮之年有“衰年变法”的现象,有了这个过程,艺术造诣往往由技术上升到境界。这是个呼之不来、求之难得的大化境界,而一诚老和尚的字,免却了一切的麻烦,直接是心和心的对应,直接地如期而至。
 
四、近年书迹
 
       这个期间的字,更加含蓄,起收更不明显,往往纯用一根线。甚至无起无收,化作无骨,类似摩崖石刻。如《石门颂》般的不屈和倔强,生生不息中,充满了生命的张力。代表作《乘清长老法书》、《楠溪书屋》题字等。最后的字体,化作了无形,那是松透了的老。貌似无骨的墨线,让人想起“磊磊松石心”的句子来。
 
       这样的字,笔笔会拨动人的心弦。
 
       “回看射雕处,千里暮云平……”那么动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陆一飞
友情链接: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[澳门威尼斯人官网]